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实务 > 案例精选 > 维权中心案例
恶意抢注不成立,“打开音乐之门”终有归属
来源:北京12330 更新时间:2020年02月04日  浏览次数

  “打开音乐之门”是1994年以北京音乐厅名义创立的艺术品牌,经过20余年的宣传,已经在文化艺术界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然而,“打开音乐之门”的商标权归属却一直存有争议。北京音乐厅和“打开音乐之门”最初的策划者钱程就该商标的使用及归属也数次诉至法院。近日,北京音乐厅以钱程不正当抢注 “打开音乐之门”商标(简称诉争商标)为由,申请对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商标评审委员会支持了其无效请求。钱程不服诉至法院。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行政判决,认为钱程申请诉争商标未构成不正当抢注撤销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在判决中,法院对不正当抢注的构成要件进行了阐述,并针对申请诉争商标是否具有恶意从钱程对诉争商标的贡献、北京音乐厅的事后追认以及予以注册是否会造成不公平的后果三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原告钱程诉称:

  1、原告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没有采取不正当手段。诉争商标是原告个人的创意,属于原告个人智力成果,其申请权应归原告所有,该商标的申请注册完全合理合法,不具有任何不正当性。即使第三人在先使用诉争商标并有一定影响,并不当然导致商标权应归北京音乐厅所有。

  2、被诉裁定遗漏重要事实。首先,第三人和原告对诉争商标权属已达成一致意见,第三人曾明确表示“打开音乐之门”商标权利归原告所有,原告以个人名义申请“打开音乐之门”的商标注册,第三人没有异议。其次,商标局曾认定第4401810号“打开音乐之门”商标是钱程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综上,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

  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北京音乐厅述称:

  1、第三人自1994年至今持续使用“打开音乐之门”进行商标性使用,具有极高知名度,原告明知上述情况抢先注册诉争商标具有明显恶意。

  2、原告作为第三人的前任总经理,虽然在其任职期间内创设“打开音乐之门”这一品牌,但其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原告亦没有证据证明其个人自上个世纪90年代已经开始使用“打开音乐之门”品牌。

  3、根据(2014)京知民终字第134号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第三人在先使用诉争商标,原告提交的《情况说明》仅能证明其在担任第三人总经理期间策划了诉争商标下的系列活动,并不能改变前述系列活动均以第三人名义进行的事实。

  4、本案不应适用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适用该法条的前提是商标权人善意申请注册,本案中原告对第三人在先使用诉争商标是明知的,其申请注册行为是恶意的,不应适用商标法该条规定。此外,本案应适用2001年商标法,不应适用商标法。

  综上,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

  1、不正当抢注的立法宗旨及构成要件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条规定系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考虑,旨在给予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权人禁止他人非法抢注的权利,以弥补严格实行注册主义可能造成不公平后果的不足。

  一般而言,不正当抢注商标应同时满足四个要件:(一)他人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二)诉争商标与他人商标相同或近似;(三)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与他人商标所使用的商品或服务相同或类似;(四)诉争商标申请人具有恶意。

  2、诉争商标是否在全部服务上与演出服务相同或类似并具有影响力

  在本案中,诉争商标与第三人所主张的在先使用商标“打开音乐之门”文字完全相同,已构成相同或近似商标。在案证据仅能证明,第三人在演出活动上在先使用“打开音乐之门”标识并具有一定影响。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演出、娱乐服务与该演出服务在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具有共同性,已经构成类似服务,但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其他服务与第三人演出服务在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区别显著,未构成类似服务。因此,在演出、娱乐以外的服务上,原告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未构成不正当抢注行为,被告关于诉争商标在全部服务上均应予以无效宣告的认定有误,本院不予支持。

  3、诉争商标申请人是否具有恶意

  关于在演出、娱乐服务上原告申请诉争商标是否构成不正当抢注行为,应考察原告申请是否具有恶意。

  在本案中,首先,原告对于诉争商标的推广使用具有较大贡献,其申请诉争商标并非毫无合理性。第三人出具的《证明》和《情况说明》中均载明,原告承包经营北京音乐厅期间,策划组织实施了“打开音乐之门”等系列演出项目,社会反响巨大并获得广泛好评。《情况说明》还特别指出“打开音乐之门”演出活动系原告个人创意并组织实施,由此可以证明诉争商标系原告创意设立并予以推广,原告对于诉争商标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具有较大贡献。

  其次,原告申请诉争商标得到了第三人的事后追认,不具有不正当性。《承包经营合同书》虽然未对承包经营北京音乐厅期间商业标识等无形资产的所有权归属作出明确约定,但是在原告申请诉争商标后,第三人出具了加盖公章的《情况说明》,明确表示对原告以个人名义申请“打开音乐之门”的商标注册没有异议。第三人虽然不认可该说明的真实性,但是亦未提供反证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其意见不予采信。上述行为可以证明第三人对原告申请诉争商标的行为进行了事后追认。在第三人出具该《情况说明》时,“打开音乐之门”标识经过第三人和原告的共同努力,已经长期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该标识是以第三人的名义进行使用的,在此情况下,第三人选择同意由原告申请诉争商标,应视为对自身商标申请权的处分,体现了私权自治原则,本院予以认可。需要指出的是,根据禁止反言原则,第三人应对自己的处分行为负责,即一旦处分了自身权利就不得反悔。因此,原告申请注册诉争商标得到了第三人的认可,并无不当之处。

  最后,第三人可以无偿使用“打开音乐之门”标识,不致对其造成明显不公平的后果。根据《情况说明》记载,第三人可以无偿使用“打开音乐之门”,相关判决也认定了第三人可以在演出范围内继续使用,故诉争商标的注册不会导致第三人无法继续使用“打开音乐之门”品牌,造成明显不公平的后果。据此,原告申请注册诉争商标不具有恶意,并非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被告的认定有误,不予支持。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

  1、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6308号关于第5742496号“打开音乐之门”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

  2、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北京音乐厅就第5742496号“打开音乐之门”商标所提出的无效宣告申请重新作出裁定。

  (作者:刘梦玲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来源:北京12330特约撰稿人 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