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实务 > 案例精选 > 维权中心案例
出版服务商标的侵权判定
来源:北京市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9日  浏览次数

  【案情】

  大德兴邦公司是“大德兴邦”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第7391482号商标注册证载明:“大德兴邦”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41类),包括学校(教育);教育;组织教育或娱乐竞赛;安排和组织大会;组织文化或教育展览;组织表演(演出);安排和组织音乐会;图书出版;电视文娱节目;文娱活动(截止),注册人大德兴邦公司,注册有效期限:自2010年12月7日至2020年12月6日止。

  2015年3月,党史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图书《大德兴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知与行》第1版,书籍主要内容为有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与实践的研究。图书封面中书名为两列纵排,一列为黑色毛笔字体“大德兴邦”,一列为红色稍小的宋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知与行”,并标明“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社名称及社徽。

  大德兴邦公司主张,“大德兴邦”是其原创词汇,在此之前没有这四个字的组合使用,属于其知识产权的核心,党史出版社对涉案图书的宣传导致其无法进行经营活动,影响潜在客户对其公司项目的认识,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大德兴邦公司提交的网络搜索结果打印页显示,通过360搜索引擎对关键词“大德兴邦”、“大德兴邦知与行”进行搜索,搜索结果中除“十六岁公民责任感教育活动”的相关介绍外,还有部分对于书籍《大德兴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知与行》的介绍、宣传链接。

  大德兴邦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党史出版社赔偿大德兴邦公司经济损失280万元;二、判令党史出版社停止销售书籍,并于判决后5日内撤销网络上及相关媒体所有关于该书籍的报道和宣传,若延迟执行,则每延迟一天另向原告赔偿10万元。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大德兴邦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维持原判。大德兴邦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裁定驳回大德兴邦公司的再审申请。

  【要旨】

  图书出版服务商标侵权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图书出版服务商标与书籍商标之间如何区分以及书名的性质是社么?

  【分析】

  本案中,再审申请人大德兴邦公司主张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标为“大德兴邦”,核定使用服务为“图书出版”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0年12月7日至2020年12月6日止。因此,再审申请人大德兴邦公司有权依据商标法的规定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在与“图书出版”服务相同或类似服务或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以避免公众的混淆。本案的关键在于被申请人中共党史出版社在其出版的图书上使用“大德兴邦”是否属于在与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图书出版”相同或类似服务或商品上的使用,是否能够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

  一、图书书名中含有的“大德兴邦”是否为“图书出版”服务上的商标性使用

  从涉案图书使用“大德兴邦”的方式来看,一是在书籍封面显著位置作为书籍名称进行使用,另一种是在书脊处上端以篆书方章形式进行使用。大德兴邦公司诉称,党史出版社在书籍封面中以竖排方式突出使用“大德兴邦”四字,这种使用属于侵犯其商标权的使用。党史出版社则辩称,其在封面上使用“大德兴邦”字样,是对图书作品内容加以概括的简短语句,并非标明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商标性使用。商标作为一种符号,需要与商品或服务结合起来,只有发挥指示商品或服务的出处作用时,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标。反之,如果一个符号不是作为商品或服务出处的代表而存在,则该符号并不是商标。本案中,虽然党史出版社在涉案书籍上对于“大德兴邦”有突出标明的情况,但这种突出的标明仍属于对书籍内容、编纂目的的说明性指示,结合书名中的其他部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知与行”,意在标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能使国家繁荣昌盛的价值理念。这种使用并非指示商品来源的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而是对于“大德兴邦”四字自然词意的使用,此时的“大德兴邦”四字并不具有商标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而且,就图书这种商品来说,真正具有商品来源识别意义的是出版社名称,读者区别图书来源和评价图书质量时更加倚重的是出版社的声誉。因而,“大德兴邦”这一符号在消费者眼中与商品或服务的出处无关,是党史出版社在“大德兴邦”四字自然词意上进行的使用,并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

  此外,就后者使用方式而言,由于被申请人中共党史出版社在涉案书籍出版中在书脊上端标示有“大德兴邦”篆书方章,在该标志与书籍封面中的书籍名称“大德兴邦”相一致的情况下,相关消费者一般会将其认读为书籍的名称,而不易将其识别为标示图书出版服务来源的标志。

  二、党史出版社对于“大德兴邦”的使用方式是否构成侵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规定,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2项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在进行商标侵权判定时,如果商标的使用并不能体现商品的来源,进而不会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则不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所规定的商标侵权行为。

  【维权中心提示】

  1.企业要以正确的方式维护好商标形象。企业在注册商标时应明确商标专用权的范围和禁用权的范围。按照商标法的规定,企业可以在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上使用注册商标,可以禁止他人在与之相类似的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之相近似的商标。商标权不是符号权,商标权人无权禁止他人使用商标的第一含义。

  2.图书出版服务商标与书籍商标不同,前者是对出版服务起到识别作用的标志,而后者是对书籍来源起到识别作用,二者存在区别,但并不排斥出现重合,因此,企业在使用商标时应注意对前述两种商标的区分,避免落入他人商标禁用权的范围。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