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实务 > 案例精选 > 维权中心案例
能够推翻署名的相反证据之认定
来源:北京市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浏览次数

  【案情】

  2008年11月和2009年6月,法律出版社出版图书《公路路政案件办案标准与法律适用》(简称权利图书),署名“颜世晔 肖扬 著”。2014年8月16日,颜世晔与肖扬签订《转让协议》,约定颜世晔将其享有的权利图书的著作财产权全部转让给肖扬,肖扬有权自行处理涉及侵害上述两部作品著作权的一切法律事务。2012年10月18日,肖扬以315元的价格购买了吉林电子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被控侵权图书《交通行政执法典型案例评析》(路政篇)(简称被诉图书),该书署名“张柱庭 王朝辉 编著”,封面显示“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政策法规教研部 审编/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法律文化研究所 推荐”,出版时间2011年10月。图书前勒口附有作者张柱庭和王朝辉的详细个人简介及照片。“编者话语”中有“笔者从事交通法律工作已20多年,从实践到理论,从教学到研究,在不同角色中进行过思想的转换和碰撞,《交通行政执法技能培训系列教材》记录了我们的心得……”等内容,落款“作者 于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 张柱庭 王朝辉”,签字处为二者手写签名。该书中有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刘卫民、黄克清分别撰写的《交通行政执法技能培训系列教材》评介。经比对,被诉图书与权利图书中相同或实质性相似的内容约18千字。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肖扬的权利图书出版在先,张柱庭和王朝辉没有举证证明被诉图书中上述相同或近似内容系独创或有其他正当出处,故被诉图书侵犯了肖扬的著作权,系侵权图书。根据被控侵权图书的封面署名情况、“编者话语”、购书发票及当事人当庭陈述,可知该书由张柱庭、王朝辉编写。张柱庭、王朝辉作为该书的署名作者,剽窃他人作品,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张柱庭、吉林电子出版社等承担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的责任。

  张柱庭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并提交了吉林电子出版社出具的说明、王朝辉出具的说明、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2016)冀1082民初3588号民事调解书(简称第3588号调解书)等证据,用以证明其并非被诉图书的作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张柱庭关于其不是被控侵权图书的作者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令:张柱庭承担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责任。

  张柱庭不服二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并提交了吉林电子出版社与王朝辉等签订的被诉图书的出版合同、补充协议责任书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张柱庭的再审申请。

  【要旨】

  作者系创作作品的人。由于创作作品的过程通常无法被公众所知晓,且作品无需以登记公示的方式取得权利,故著作权法上通过作品上的署名推定作品的作者。若署名为作者的当事人主张未参与创作,并非真正的作者时,应提交足以推翻署名的相反证据。

  【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第四款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被诉图书署名“张柱庭 王朝辉编著”。张柱庭主张其并非涉案侵权图书的作者,则应当提交相反证据推翻上述署名推定的事实。张柱庭提交的证据主要包括: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王朝辉出具的情况说明、吉林电子出版社出具的证明、第3588号民事调解书以及在再审审查阶段提交的出版合同、合同补充协议及责任书。但上述证据仍然不足以推翻涉案侵权图书署名,主要理由如下:第一,吉林电子出版社和张柱庭同为本案共同被告,双方之间具有利害关系,且吉林电子出版社向原审法院出具的证明和其在第684号案件中的相关陈述已经存在一定的矛盾之处。王朝辉与张柱庭之间亦有利害关系,王朝辉虽然系案外人,但是涉案侵权图书的第二作者,其出具的情况说明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足以推翻署名。第二,第3588号民事调解书是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的确认,即是当事人双方的意思表示,不构成免证事实。第三,张柱庭虽然并未在出版合同、合同补充协议及责任书上签名,但王朝辉、韩根东作为作者系在“代表签字”处签名,且韩根东也未在责任书上签名。因此,不能排除王朝辉作为多名作者之代表签署合同及责任书的可能性。第四,张柱庭并不否认曾为王朝辉递交给其的序言签名,涉案侵权图书除署名张柱庭为第一作者之外,还在图书前勒口有其个人简介和照片。上述情形难以认定张柱庭完全不知晓涉案侵权图书的署名情况。因此,张柱庭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成为推翻署名的相反证据。

  【维权中心提示】

  第一,署名应当真实。目前有“挂名作者”的现象存在。“挂名作者”事实上并未参与作品的创作,基于某种需要或者目的予以署名。从真实作者和“挂名作者”之间的内部关系来看,“挂名作者”的署名行为,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3项的规定构成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侵权行为,即这种行为在法律上是给予消极评价的。署名权是作者享有的著作人身权,不是作者的公民、法人或其他单位不应在作品上署名。

  第二,署名意味着承担相应的责任。从对外承担责任的外部关系来看,署名为作者除了可以获得相应报酬之外,在作品发生侵权行为时,还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第三,当“被署名”的情况发生时,“被署名”的作者可以提供证据推翻署名,并可以依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8项主张侵害署名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