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在线服务 > 在线咨询 > 常识 > 商标权
在商标确权行政纠纷案件中商标近似的判定规则
来源:北京市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浏览次数

  【案情】

  第12836391号“SUPOR”商标(简称诉争商标,详见附表一)由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苏泊尔公司)于2013年6月28日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11类(类似群1106)商品上,包括空气调节装置;空气净化装置和机器等。广东益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益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申请。2017年11月3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7]第151247号《关于第12836391号“SUPOR”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以诉争商标与涉案引证商标一至三、引证商标五分别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条所规定情形为由,决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苏泊尔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三、五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案证据无法证明诉争商标经过在指定商品上长期使用已与苏泊尔公司建立了一一对应关系,故判决驳回苏泊尔公司的诉讼请求。苏泊尔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在案证据能够证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在“空气调节装置、空气净化装置和机器、空气消毒器、空气除臭装置、空气调节设备、空气过滤设备、润湿空气装置”商品上与涉案引证商标共存,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该部分认定错误,故改判撤销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由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要旨】

  在商标确权程序中应当如何判断商标近似?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形应否被纳入至考量近似的因素之中?

  【分析】

  根据诉争商标是否被授予专用权,商标案件可以分为授权行政纠纷和确权行政纠纷。虽然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均规定了诉争商标不得与他人在先商标构成近似,但是在商标授权行政案件与商标确权行政案件中,关于商标是否构成近似的判定规则存在一定差异。主要表现在关于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是否应当被予以接受。

  一、在商标授权行政案件中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一般不予考虑

  最高法院在“民贷天下”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即商标授权行政纠纷)中,针对在判断商标近似时,是否应当考量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就认为:首先,本案为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引证商标权利人无法参与到诉讼程序中,其在本案中无法提交引证商标显著性和知名度的证据,如果仅考虑诉争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对于引证商标权利人有失公平。因此,在商标驳回复审案件中,通常情况下应降低对诉争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的考虑,而应更多地从商标标识本身是否近似的角度予以审查,这有助于拉开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之间的距离,尽可能地消除商标标识混淆的可能。其次,在已经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构成使用在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的情况下,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原则上不应共存于市场之中,除非有明确证据显示相关公众不会对二者产生混淆,但是本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该事实。

  因此,通过上述案例的裁判精神,通常情况下在商标授权案件中,关于商标近似性的判断中,更多是对商标标志本身近似性的比对,而诉争商标实际使用的情况一般是不予考虑的。

  二、在商标确权行政案件中商标近似的判定规则应当如何界定

  在商标确权行政程序中,判断商标相同或近似,应当从商标在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和图形的构图、设计及整体表现形式等方面,采取整体观察与对比主要部分的方法,并且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是否易造成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为标准。同时,应当注意的是,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近似是以是否容易导致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为判断标准,而该判断结论从属性上为法律问题,并非事实问题,故不能仅凭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的标志存在近似,即当然得出“容易导致混淆误认”的结论。

  同时,若在后商标经过核准注册,且涉案证据并不能当然证明在后商标申请人或权利人存在明显恶意的情况下,可以在商标确权程序中对在后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予以考量,并结合在先引证商标的使用情况,对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作出判断。以此方式进行判断,并非有悖于商标注册制度本身。虽然我国以商标在先申请为原则,但商标本质在于使用,应当实现商标作为标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作用,发挥其本体价值,积极鼓励商标注册人将合法获准注册的商标投入到实际的生产经营活动中;而非通过商标注册制度,反向鼓励其他主体任意占用社会公共资源,闲置注册商标不予使用,阻碍其他正当经营者的正常生产经营所需,进而影响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与繁荣,引导商标权利主体将所获得的注册商标投入商品生产、流通环节,真正发挥商标的价值所在,避免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

  而且,既然商标近似的判断属于法律问题,则在商标确权行政程序中更应当将标志的近似程度、商品的类似程度、涉案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诉争商标申请注册人的主观意图等作为认定因素,综合得出判定结论。特别对基于特定历史原因,已经长期形成市场共存的商标,尊重既定的市场格局和相关公众的已有认知,在一定程度上对包容性、多元化的市场经济发展格局予以适当保护。

  三、诉争商标非恶意的使用应当作为判断商标近似的考量因素

  基于上述的分析,商标只有在实际的市场商品流通中才能真正发挥其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因此从鼓励商标使用、避免囤积谋利行为的泛化,在商标确权行政案件中,应当将诉争商标的非恶意使用的情况作为判断商标是否构成近似的考量因素。

  本案中,根据苏泊尔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系基于已经获准注册较长时间的“苏泊尔SUPOR”等系列商标所产生,在益华公司并未举证证明苏泊尔公司申请注册本案诉争商标具有明显主观恶意的情形下,可以考量诉争商标获准注册后的使用、宣传等证据,就是否容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作出判断。苏泊尔公司所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诉争商标已经在第1104类似群组的“烘烤器具”等烹饪设备商品、第1106类似群组的“挂烫机、空气净化器”等相关商品、第1110类似群组的“净水器”等相关商品上具有较高知名度,在同类商品的行业排名中较为靠前,拥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相关公众能够将诉争商标与文字“苏泊尔”品牌形成对应认知,并就诉争商标所标识的商品来源于苏泊尔公司产生稳定对应关系。在益华公司并未能够就上述类似群组商品上引证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举证予以证明的情况下,基于在案证据能够证明诉争商标在上述其实际使用的相关商品上已经形成了稳定市场格局,并获得相关公众的认同。而且考虑到苏泊尔公司的其他“苏泊尔SUPOR”等系列商标在第11类商品上与益华公司的涉案引证商标并存最长已达20余年之久的客观情况,对于苏泊尔公司已经实际使用且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的商品上对诉争商标的注册可以予以维持,基于在案事实的综合考量,并不能得出诉争商标在上述商品上与涉案引证商标并存,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商品来源混淆误认的结论。

  反之,基于在案证据,在苏泊尔公司未实际使用且业已形成较高知名度的商品类别上,考虑到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三和五的标志近似程度,仍应认定彼此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近似商标。

  【维权中心提示】

  1.企业在发展自身品牌时,应当区分未注册商标与已注册商标的实际商业投入的成本,避免对未注册商标过高的使用、宣传投入,而后面临被不予核准注册的尴尬,造成企业前期品牌投入付之东流。

  2.企业在取得商标注册后,应当针对自身企业经营情况制定品牌战略,尽早将产品投放市场之中,并通过持续、有效的规模化使用,使自身品牌形成良好的商业信誉,能够与企业产生唯一对应关系,从而确保企业自身品牌效力的稳定性,而不致被他人通过商标近似被予以宣告无效。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