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2020知识产权宣传周 > 典型案例
为建设建筑物创作的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是否属于建筑作品
来源:北京市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7日  浏览次数:

  【案情】

  武汉新建业广告装饰有限公司(下称新建业公司)受本田公司委托设计本田汽车4S店的建筑效果图和代理设计建筑施工图。新建业公司后将建筑施工图的设计转包给武钢设计院并约定其享有建筑施工图的著作权。

  新建业公司发现东风本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本田公司)在未获得上述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著作权的情况下,授权北京国机隆盛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国机公司)等各地经销店使用上述图纸,国机公司和北京德成置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德成公司)实际建设4S店,侵害了新建业公司对建筑作品享有的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权。

  国机公司和本田公司不同意新建业公司全部诉讼请求,并提出建筑施工图及效果图不具有独创性而不构成作品,即便构成作品也不属于建筑作品等抗辩意见。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建筑施工图及效果图具有独创性,应属作品范畴。至于二者应归属何种作品类型,在我国著作权法规范框架下,建筑作品仅指建筑物本身,故二者并不构成建筑作品。结合我国著作权法中对于图形作品和美术作品的定义,以及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的特征、用途等,建筑施工图应属图形作品,效果图应属美术作品。新建业公司虽系建筑施工图著作权人,但已授权本田公司使用该图纸建设东风本田4S店,故本田公司及从本田公司处获得建筑施工图的国机公司和德成公司均不构成侵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四条, 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武汉新建业广告装饰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正在二审程序中。

  【要旨】

  为建设建筑物所创作的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可因具有独创性而构成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但对于其所属作品类型,在我国著作权规范下,建筑作品仅包括建筑物本身或其外部附加装饰具有美感的独创性设计,在无特殊情况下遵循“文义优先”的法律解释原则,故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不属于建筑作品;而结合著作权法关于图形作品、美术作品的规定及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的特征、用途,建筑施工图应属图形作品,效果图应属美术作品。

  【分析】

  本案系关于建筑作品的典型案件,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就是在于和建筑物有关的图纸是否构成作品及其所属作品类型。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之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据此,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当满足如下要件:第一,属于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的智力创作;第二,必须具有独创性;第三,必须能够以有形的形式复制。从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的形式看,其属于科学或艺术领域的产物,亦体现了创作者的智力,且能以有形形式复制;因此,其是否构成作品的关键在于判断独创性的有无。关于建筑施工图,该图纸系创作者通过比例的设定、空间的划分、结构的设计、线条的绘制等呈现出了其足够的个性化选择和创作,应认定具有独创性。即便其部分结构体现了实用性功能,但并不影响独创性的体现;虽然部分要素属于建筑物公共要素,但对其选择、排列和组合后绘制的图形并不必然进入共有领域且该些绘制对象并不必须遵循统一标准而构成有限表达。因此,建筑施工图应属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而关于效果图,其对4S店与周遭建筑群进行了合理布局,并通过光线调整和分配呈现出该建筑物在不同时段的外观造型,体现出了其与所处自然环境和其他建筑物之间的和谐统一,因此,无论是从该图的构图安排或是色彩分布看,其均具有独创性,故亦构成作品。

  而对于二者所属作品类型,虽然目前理论界中存在建筑设计图、建筑模型和建筑物均构成建筑作品,并认为“与建筑相关的作品”到“建筑作品”的转换系复制而非演绎的观点,但是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和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九项,“建筑作品是指以建筑物或构筑物形式表现的有审美意义的作品”,从该规定的文义看,建筑作品并不包括建筑物的设计图,而仅指建筑物本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第2.7条关于“建筑物本身或者建筑物的外部附加装饰具有美感的独创性设计,可以作为建筑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体现建筑作品外观美感的建筑设计图,可以作为美术作品予以保护。”的规定,亦从司法实务的角度再次肯认了前述立法关于建筑作品内涵和外延的界定。此外,在国际公约层面,《伯尔尼公约》第二条第一款在列举作品类型时,将“建筑作品”和“与建筑有关的设计图、草图及立体作品”分别列入不同的作品类型,亦标明建筑作品指建筑物本身而不包括建筑设计图。因此,在我国当前的著作权法规范体系中,可以作为建筑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应系建筑物本身或其外部附加装饰具有美感的独创性设计。而对于进入诉讼的著作权纠纷中建筑作品的判断,亦应在我国著作权法规范框架下进行判定。这既是法的确定性的要求,也是立法功能和价值的体现。因此,在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已经明确界定“建筑作品”外延,而且本案并不涉及遵循文义将会导致严重不公的后果等其他因素的情况下,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九项的文义不应当因为存在理论争议而被轻易否定或推翻。因此涉案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均不属于建筑作品。

  但同时,涉案建筑施工图和效果图不属于建筑作品并不等于其不受著作权法保护。根据我国著作权法中关于图形作品包括为施工绘制的工程设计图的规定,以及涉案建筑施工图即是为了完成4S店的工程建设的客观事实,因此涉案建筑施工图应属图形作品;而根据我国著作权法中关于美术作品的规定以及涉案效果图呈现的审美特点,涉案效果图应属美术作品。

  【维权中心提示】

  为建设建筑物所创作的图纸所属的作品类型是图纸著作权人在维权时面临的一大难题,也是理论界和实务界备受争议的问题。在当前我国著作权法体系之下,法律对建筑作品的外延明确规定为仅包括建筑物或构筑物本身,因此遵循文义解释的法律原则,建筑图纸在我国并不能作为建筑作品加以保护。但图纸不构成建筑作品不等于不受法律保护,具有独创性的建筑图纸根据其功能、用途、特征,可能构成图形作品或美术作品。因此权利人在维权时需根据具体情形,准确选择作品类型,提高维权效率和胜诉可能。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当前理论界存在建筑图纸、建筑模型也构成建筑作品,且认为从与建筑相关作品到建筑作品的转换为复制而非演绎的观点,但作为成文法国家,法律适用应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进行,理论观点仅能作为参考而非法律依据;即便从法律解释角度进行判断,文义解释亦是优先选择,在无特殊情形且现有法律能够对权利进行有效保护的情况下,不宜对法律进行扩大解释,以免过度保护倾向。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五庭  供稿)